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股票

郎咸平深夜发声别把我们父子和快鹿硬扯上关注意

2020-11-20

郎咸平深夜发声:别把我们父子和快鹿硬扯上关系

“郎氏父子”被卷进了快鹿风波,媒体质疑郎咸平为快鹿站台,其子与快鹿合作紧密。蓬皮杜中心共接待参观者345万人次

日前,快鹿旗下平台金鹿财行遭投资人围堵挤兑事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官方公告称资金缺口3亿。而经济学家郎咸平父子也被卷入了快鹿风波。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郎咸平与快鹿核心子公司有“战略合作”,“郎公子”与快鹿合作紧密。

报道还称,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金鹿财行遭遇投资人围堵挤兑,众多投资人聚集金鹿财行,要求兑付

。《叶问3》“幽灵票房”引发的风波仍在进一步发酵,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父子近日也卷入了这场风波。相关资料显示,郎咸平在快鹿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指导工作。种种迹象显示,郎咸平之子郎世玮投资的上海哲珲金融也与快鹿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目前,郎咸平方面与快鹿集团均未对此事作出回应。公开资料显示,快鹿集团的经营得到了知名学者郎咸平的支持,涉及该公司旗下多条业务线。

多家号文章对郎咸平父子在快鹿集团扮演的“角色”也提出了质疑。多名微博友发布的内容显示,郎咸平多次出席快鹿集团的相关活动。

4月4日晚间,郎咸平在新浪微博上就此事发布了声明。

声明称:最近有一批有心人士撰写文章,说快鹿集团和郎氏父子的关系等等,为了吸引公众眼球,将郎氏父子与快鹿集团硬生生的扯上关系,希望透过我本人的知名度吸引大众眼前,借此达到某些有心人士的目的。我已经在我的公众和微博无数次声明,我本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我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因此他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但是一切往来都是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他们从未参与金鹿财行以及快鹿集团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

附北京青年报文章:

郎咸平父子被指卷入快鹿风波 金鹿财行遭挤兑

《叶问3》“幽灵票房”引发的“快鹿系”风波仍在进一步发酵,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父子在快鹿集团扮演的“角色”受到了公众质疑。不仅郎咸平在快鹿核心子公司担任指导工作,其子郎世玮投资的哲珲金融也与快鹿集团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目前,郎咸平方面与快鹿集团均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日前,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金鹿财行遭遇投资人围堵挤兑,众多投资人聚集金鹿财行,要求兑付。《叶问3》“幽灵票房”引发的风波仍在进一步发酵,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父子近日也卷入了这场风波。相关资料显示,郎咸平在快鹿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指导工作。种种迹象显示,郎咸平之子郎世玮投资的上海哲珲金融也与快鹿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目前,郎咸平方面与快鹿集团均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快鹿与郎咸平有“战略合作”关系

日前,多家P2P观察类号文章对郎咸平父子在快鹿集团扮演的“角色”提出了质疑。公开资料显示,快鹿集团的经营得到了知名学者郎咸平的支持,涉及该公司旗下多条业务线。快鹿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站上,除了在公司简介里提到郎咸平担任指导工作之外,他还出现在该公司“战略合作”一栏中。战略合作的具体内容站未予提供,只在文字介绍中提到郎咸平“观点鲜明而且具有世界级学术成就,曾于1998-2001年在世界银行担任公司治理顾问,致力于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的课题”。

快鹿集团典当业务板块的运营主体为“上海新盛典当有限公司”,郎咸平与而苹果本身也会形成一种蜡膜新盛典当董事长汪国锋的关系也甚是紧密。在新盛典当的官方站上就有这样的表述——“2015年10月31日,上海金融人才界迎来历史性时刻,新盛典当董事长汪国锋携手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联袂出席上海交通大学金融高级研修班开学典礼”。另外,多名微博友发布的内容显示,郎咸平多次出席快鹿集团的相关活动。

“郎公子”在快鹿的角色存疑

如果说郎咸平与快鹿的关系主要还是“顾问”、“指导”等虚衔,快鹿与郎咸平之子郎世玮投资的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关系则背景复杂。

哲珲金融官方站发布的信息显示,该公司目前发行的全部理财产品被划分为固定类、类固定类和权益类三种,其发行机构均为“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查询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由法人股东“上海朗澎实业有限公司”和自然人李瑶出资组建。而“上海朗澎实业有限公司”在2015年10月引进“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作为其股东。公开资料显示,“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张金如、总裁为郎世玮,而张金如的另一个身份即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副总裁。

隐秘股权关系背后的快鹿集团身影

在哲珲金融发行的这些理财产品中,快鹿集团旗下的“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是其中的担保机构之一。根据融360贷评级课题组的调查,目前快鹿集团理财端的主要资产大部分来源于东虹桥小贷公司,东虹桥融资担保公司主要给理财端平台提供担保,资产业务主要来自东虹桥小贷公司。目前,在多家P2P公司的担保方里均出现了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公司的身影。此外,快鹿集团旗下的“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也是“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的合作担保机构。至此,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关系已经露出端倪。

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背后是一系列隐秘的线索。根据财经专业人士的分析,由郎咸平之子郎世玮创办的哲珲金融(合拍贷)幕后是“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而“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的背后则隐现快鹿集团的身影。哲珲金融的融资资金,很有可能最终流向了快鹿集团。

针对与“快鹿集团”的关系,郎咸平未对此做出回应。融360贷评级课题组曾致电郎咸平的助理,但他表示“郎教授对于跟快鹿集团有关的问题不接受外界采访”。3月29日后快鹿集团站开始“系统升级”,无法打开,而快鹿集团多名高管无法打通,快鹿集团也未有针对此事的官方回应。

内存

快鹿“神话”是如何被戳破的?

3月4日,电影《叶问3》在大陆上映,半月票房已达7.9亿元,但随之而来的是上不少关于其票房造假的消息。卖出大量电影票却无人观影、异常票价、短时间内连续排片,被友称之为“幽灵票房”。随后,国家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介入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叶问3》确实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同时,该片总票房中含有部分自购票房,发行方认可的金额为5600万元。国家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随后对电影发行方、相关的院线进行了处罚。然而,随着票房造假事件被披露,一个纷繁复杂的资本运作链条逐渐揭开了面纱。

去年10月,《叶问3》项目在苏宁众筹、当天金融、大管家理财、玖那里金融、玖影通、宝驼贷等平台出现,并筹得数千万元。今年2月23日,香港上市公司十方控股以1.1亿元买下《叶问3》55%的票房收益权。2月24日,内地上市企业神开股份再以4900万元认购了《叶问3》的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该基金年化收益8%,如果票房超过10亿元,投资者还将获得超额收益。

但后来媒体爆出的真实情况显示,《叶问3》资本运作涉及的数十家公司均与上海快鹿集团关系暧昧,有的甚至直属快鹿麾下。在这个复杂的资本运作链条中,影片真实的票房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个“票房神话”的故事,故事的讲述通过“捂盘”式的自买自卖和虚假排场来实现,但故事才讲到一半,就有火眼金睛的友将这个“神话”戳破了。而“神话”的破灭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另一个关于“快鹿”的神话也摇摇欲坠。

白银治白癜风的医院
安康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桂林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