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黄金

牧仙志第七十三章蕴木美食

2021-01-08

牧仙志 第七十三章 蕴木

道牧差点惹出大事,却不自知,两手不自主,在空中挥动。道牧很享受这种空气亲昵的感觉,就好似情人无时不刻在抚摸。

“你也太随便!”候大壮咬牙切齿,这株幼苗,来得不易,差点就给道牧毁了。

候大壮想想,就觉一阵后怕,“你那可怜的牧力,能做甚?”那双熊眼把道牧从脚底往上看个透,直摇头,“别说唤来喜鹊搭桥,藤桥编织成型都难,更别说维持。”

“话虽如此,根据规划总得做个样子。”道牧也知自己刚开始接触牧道,相较于其他考生,自己处于弱势,且体内牧力,亦还是别人度来的。“不说拿甲等,起码也得拿个丙等吧。”道牧顺带想向候大壮了解实牧试的内容。

道牧如此一说倒也对,候大壮只得教教这个还未入门的刽手。

“这是一株蕴木,排斥天下一切牧术,唯有自然成长。”候大壮小心翼翼撒下几颗黑秋秋丸子,用土将其覆盖。“蕴木却可蕴育极其浩瀚牧力,能为牧道者源源不断的牧力源泉。待到长成大树,足可以此树,开宗立派。”

“蕴木!”道牧凑上,血眼瞪大,“老祖宗让你把这小东西带出来?”

牧苍曾跟道牧提起过蕴木,若说牧星山以牧经再度崛起,过于飘渺。那么蕴木好想更加现实,至少看得见,摸得着。

提起牧星山,气氛却变得悲伤沉重,“老祖宗,毕竟是老祖宗。”候大壮咧嘴惨笑,抬起盆景,“二手罩顶,动心念,醒丹田,运转脉轮,尝试汲取蕴木里的牧力。让我看看你已经到什么程度,好让我制定一个明确的教授方案。”

道牧按言照做,须臾后,脑海竟浮现一只可爱人形小精灵,见她面色青绿,额头皱几条缝,貌似很痛苦。

她恬静乖巧,明白道牧所想,探手与道牧掌对掌。一道道绿气从小精灵掌心溢出,道牧掌入无底洞,将绿气尽数吸收。

小精灵肤色退绿,泛白,生粉,没了沉沉暮气,多了几分活波。小精灵笑眯脸,扇翅膀,悬空对道牧,深深鞠一躬。

待她抬头,眼眸烁如日月,道牧对视,只觉身体忽震,猛地睁眼,却已回到现实。

候大壮黝黑面孔映入眼帘,脸大如盆,大瞪眼,大张嘴,手指盆景,“怎么……可能……”支支吾吾,惊不成声。

“神神经经。”道牧啧声,懒得理候大壮这模样,低头看蕴木,登时一声惊咦,“大壮,它怎变得晶莹透白?”

“牧力吸尽,蕴木自呈素姿。”候大壮熊眸闪闪,那是希望的光芒,“你可知,蕴木存我牧星山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成长,是因哪般?”

“不知。”道牧一边调转那份壮大不少的牧力,一边回应候大壮,不在意这些。道牧更在意,下一次挥动一刀成人,会不会更强。

候大壮见状,不由俯首长叹一气,随即娓娓道来。

原来,牧星山少子无子仅是一方面原因,最终要原因是找不到,一个可将牧力一次性吸收完全的牧道者。

但凡有一缕牧力残留,都会阻碍蕴木健康生长的速度。仅让其从一粒种子长成如今一株小幼苗,都不传承了几个世代。

侯野不止一次跟候大壮说,种子为牛郎堕入无尽轮回前,留下。没有其他来历说明,人们也就信了这一套说辞。

自此,栽种蕴木,成了历代牧星山人最重要。

随着牧星山不断没落,唤出牧经,压过栽种蕴木。何况,蕴木生长太慢,汲取牧力又太难。人们早已从期望变成失望,再从失望变成绝望。

如今,牧星山的局势,早已无法逆转。道牧竟可以一次性将牧力吸收殆尽,候大壮看到了希望。

“奇怪,这很难吗?”道牧不相信,他感觉很简单,且这一股牧力也没多大。

“难,任何牧术对蕴木都无法作用。好比面前浩大山脉,净是灵石矿,却只给你几把铁铲,你从何下手?”候大壮哭笑不得。

候大壮身份特殊,从小就开始接触蕴木。每次也就只能吸收些许牧力,现在最多只能让树苗颜色变浅,让一片树叶褪色,呈现素姿。

“方法,不正是你教授于我的吗?”道牧打量面前蕴木,“我就是按你所说的照做,脑海中浮现一只可爱的精灵。我二人手掌相对,她掌吐绿气,我掌吸绿气。一切都是那么简单,自然而然。”

“你脑中可将蕴木具象化,我大脑却一片空白。或许,这就是天赋吧。”候大壮闻言,唯有感叹。

候大壮未纠结,直接将蕴木交于道牧,“阿道,我爹娘一直相信命运,觉得我能活下来,日后必成大事。我也相信命运,觉得蕴木于你脑海具象化,且能将牧力吸尽,蕴木定是为你准备。”

道牧倒没矫情,小心翼翼接过蕴木。近看,蕴木好似水晶凝结而成。一枝一叶,小枝大干,纹络清晰可见。“老爹讲,世间能将秽土死地转为生地沃土方法不少,就独蕴木最彻底,也最不现实。”

“或许,能在你手中变成现实。”候大壮拍拍道牧肩膀,朗声一笑。

将蕴木给道牧,不但没有心痛失落。候大壮反觉心间那压得他喘不过气的石头,终于崩塌,眼中又多几分希望,“阿道,收好蕴木,我教你如何释牧通灵。”

实牧试内容极其简单,分两个部分展开。植牧以藤蔓编织成桥,兽牧唤来喜鹊搭桥。要做到这两点,释牧通灵尤其重要,是为牧道者根本。

道牧有过些许经验,好似一个打通任督二脉的璞玉,很快掌握释牧通灵的要诀。

二日后。

道牧再度踏在织天府圣地上,站于大银鹏背上,有种似曾相识之感,热血豪迈油然而生。

这一次测试,六千人只取三千。

考生们皆牟足了劲,运转功法,吸收天地灵气。哪怕多一点进步,就比别人多一分希望。路上前行,气氛要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凝重。

天地充盈着浓郁灵气,杂糅进自然,你会发现,同样的花,在这里更妖艳,更香。抬头,肉眼可见的灵云,时而化做各类灵兽,谁而荡漾各种霞瑞,时而消散无影踪。

晴空当时,方才绵落灵雨,阴空万里,唯有灵风,呼啸而过。灵雾袅袅于水面和飘渺与林间,挂在叶尖上,那是灵露。

“织府境地,不愧为当今牧道者,梦中圣地。”道牧不禁感概。

“仅仅是牵牛星罢了。”牛郎眯眼反驳,烟枪于手中纷飞撩花,“织女星上,织天府也就相当于,一个二流门派。”

“你这话,有点过,我没法接。”道牧心觉,牛郎是在刻意贬低织天府。

“哈哈哈……”牛郎自知道牧所想,爽朗大笑,拍拍道牧肩膀,“多说无益,待你到织女星,你便明了。

牵牛星终究为凡星,织女星再怎么没落,曾经也是仙星,最近又冉升为仙星。”牛郎的话,惹得周围织女星考生们纷纷附和。

“既然如此,你们何不在织女星,跑来牵牛星作甚?”候大壮老大不爽,这些个织女星人,来此强占牵牛星修仙者资源不说,还嫌东嫌西,真让人犯呕。“你们可是仙人,我们可是凡人,哪有仙人拜入凡人门派的谬事。”

候大壮一话,让气氛骤然陷入尴尬。织女星考生自是瞧不起织天府,可他们瞧得起织天府背后的祝织山,奈何他们天资不足以直接拜入祝织山。

同样为难的情况下,他们自是放下小小的骄傲。千里迢迢从织女星,来到织天府,以他们听不进去或听不懂织天府为跳板,看起来更容易拜入祝织山。

多少织女星考生,倾家荡产从织女星下至牵牛星。这六千考生当中,近半的织女星人。由此可见,牵牛星相较于织女星,真的没有什么竞争力。

“现今,能有一半的牵牛星考生,已算不错……”道牧想起老爹的愤慨,想起爷爷笔记中的无奈。

织女星人一向看不起牵牛星人,好似地主面对贫农,织女星人这些人没少啃食牵牛星人的骨血。

“唯出牧仙,才能彻底改变现状……”候大壮眺望前方。

崇山峻岭,怪石嶙峋,山脉蔓延如青龙盘卧,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那里正是大青山。

他们所向之处,正是穿过青龙的缺口,进入织府正中。

“大壮,你这话,说得对,也不对……”牛郎顺着候大壮目光远眺,星眸灼光,看穿叠云,直至万丈之巅,那里屹立着一方林苑,似在寻找什么东西。

噗呋!噗呋!噗呋!……

目的地就在当前,大银鹏一声尖啸,划破寂静长空,载着六千考生,加速飞驰。周围景象如水一般流逝,狂风猎猎拍脸,吹得人们睁不开眼。

道牧兴奋难耐,张开双臂。唯他一人,觉得这些风如此可爱,只要他愿意,也可乘风而去。

呋呼!呋呼!呋呼!……

大银鹏戛然而止,仰首轻啸,背上荡出银光,考生们全都落在地面。遂振翅而飞,数息间,消失在漫漫云海当中。

哈尔滨哪家牛皮癣医院
沈阳儿童牛皮癣医院
西宁好医院妇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