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代表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第1333章抽翻

2020-09-17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333章 抽翻

夜晚到来,自由国度迎来了喧嚣热闹的夜晚。请大家看最全!

米高酒店。

应副总统的邀请参加酒会,米高酒店从下午三点钟开始就在忙碌和准备着,迎接米国首府的重要权贵,其中有报业大王,影业大王,当然最受关注的还是米国三大家族。

其余的人都只是在某一个行业有着非凡的成就,而米国三大家族是涵盖了石油,矿产还有军工等等领域,完完全全的霸主级家族,在米国的地位是超然无比的,甚至每一次的总统大选之时,都有三大家族的身影。

所以七点钟才开始的酒会只是六点多就已经汇聚了无数人,甚至诸多的媒体都聚集在了酒店之外,都想看看今天晚上会有什么人来参加。

本来平时的时候好像这样的酒会媒体都不会过多的关注,毕竟副总统也是有私人空间的,不像在华国当个小镇长的连儿子结个婚都要遮遮掩掩的,所以来的人也特别的多。

当然他们最关注的还是这个时候副总统办酒会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再过三个月就要进行米国总统的换选,最大的热门就是副总统和国务卿两人,也是民众呼声最高的两个人,现在副总统举办酒会还邀请那么多影响地方经济的人,甚至米国三大家族都请来了。

大多数人都在想,副总统可能是想借此得到三大家族的支持,也得到其余人的支持。

虽然这是全民选举的事情,但真理永远掌控在少数人的手里,一旦可以获得今天到场的人支持,基本已经握住了大量的选票了。

只是奇怪的是,接近酒会要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到来,甚至米国三大家族的代表人物都来了,可是今天晚上的主人公副总统却是根本就没有出现,按照正常来说的话,副总统应该是早早就到的。

而现在还没有到,大家都有一些好奇,难道就不担心怠慢了三大家族的人,出事吗?

时间到了七点,大家都觉得副总统这一次要得罪人时,酒店外但是实际上九曲降龙道里却有十二个曲面停下了一条车队,大家看去认出来那是副总统的安全护队,只是见到从车上下来的人,众人的神色都有一点古怪。

因为副总统是和一个年轻人一起走来,那年轻人英俊帅气,眼神之中带着一种放荡不羁的色彩,身旁还有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子。

至于那个女子倒是有人认识,被称之为欧洲性感女神之一的索菲雅,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大小姐。

那么那个男的?

众人马上就猜到了,那个人可能是昨天抵达米国的凯撒,原来副总统是和他一起来才会迟到的,这样的话就可以理解了。

艘科远仇情艘术陌冷恨由

酒会的大厅在一楼,副总统和凯撒直接的走了进来,人群主动的让开了一条路,不是副总统多么的具备权威,而是因为凯撒,他代表着世界金融内阁,资产比之米国三大家族加在一起还要多出去不少。

这样的一个人,在资本主义的社会里,完全的演绎了一种法则,那么就是,有钱就是老大。

“抱歉,迟到了!”

副总统一直走到了前面,站在了话筒的旁边,也介绍着身边的人:“这位是罗斯切尔德家族的继承人,凯撒少爷,知道我今晚举办酒会就希望一起来可以和大家认识一下,所以才会迟到的,希望各位能理解!”

那可是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凯撒,有几个人敢有意见的,纷纷都点头说交通堵塞,迟到是很正常的。

甚至一些名媛千金已经不管人多人少的在那里向凯撒抛媚眼。

而凯撒却是根本没有看见一般笑着拿过了旁边的话筒:“很高兴可以来到米国,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米国,今晚知道副总统先生举办酒会所以我就来了,不过我只是来处理一点事情,处理完就走。”

大家都略微好奇,还觉得凯撒是副总统邀请来的,但是看此刻的情况,凯撒似乎是特意来的,那他到底要做什么。

副总统就站在一旁,偷偷的瞄了一眼三大家族的人心里有一些慌乱,知道自己算是被凯撒拉下水了,只希望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不然那五千万美金,就是拿了也没有那个命去花了。

在大家疑惑的眼神中,凯撒扬起头来目光如箭的看向三大家族的人,笑道:“各位就是三大家族的人吧,还差一个黄金家族就差不多聚齐了。”

“不过没事,本少今天找的就是三大家族的人,我不认识你们,做个介绍吧!”

三大家族今晚来的都是代表性人物,未来家族的掌舵者,此刻听到凯撒居高临下的话语,摩洛克家族的大少爷说道:“凯撒少爷还真的不客气,副总统先生的酒会似乎都成为了你的欢迎仪式了,我叫小摩洛克,真高兴认识你。”

福邦大少和达尔文也对自己做了简单的介绍。

凯撒笑了,慢慢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在大家都愕然的神色之中忽然抬起手来一人一巴掌的甩过去,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他们都反应过来的时候,福邦大少三人已经被凯撒抽翻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彻底石化了,甚至副总统先生都腿一软差点没倒在了地上,知道今晚凯撒来是为了三大家族的人,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凯撒竟然直接给了他们三个人巴掌。

那可是三大家族的继承人,凯撒怎么如此的不给面子?

终于,三大家族的保镖都反应过来,怒吼着就要上前,跟随凯撒的夜月杀手组织的精英也都快速上前去,直接展开了激战,没一下子就把三大家族的保镖都给抽翻在了地上。

福邦大少他们也都站起身来,摩洛克怒道:“凯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凯撒摊摊双手:“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就是抽你们吗?怎么,不爽啊?”

狂!

凯撒的态度给人一种张狂,哪怕是当初的楚天肆虐福邦家族的时候都没有如此的手段,而凯撒却是如此,还当着几乎代表了米国百分之七十的权贵甩了三大家族继承人巴掌,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之这个更加疯狂的呢?

福邦大少曾经被压迫过,他的忍耐力要好一点,示意摩洛克和达尔文不要生气,眯起眼睛盯着凯撒:“凯撒少爷,一直以来我们米国三大家族和罗斯切尔德家族都互不相犯,自问没有威胁过你们家族的利益,你这是为何?”

罗斯切尔德家族求财,从来不会主动的挑起武力争斗,也是因为他们的专注才铸造了世界第一金融内阁,当然谁要是威胁了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利益,那么他们绝对会不择手段的报复。

因为在他们家族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阻止他人赚钱,那就是犯罪!

后科科不情后察接阳情情球

所以凯撒现在直接给他们巴掌,总该有个理由,至少要先搞清楚,那样反击起来,才可以利益那么该熊猫就会立马进入狂暴状态最大化。

凯撒意味深长的一笑,一脚抬起来把自认为还可以掌控全局的福邦大少给踹飞了出去,蛮横说道:“不说威胁到利益还好说,一说我就来气,你知道本少给楚天下了多大的投资吗?现在他死了,我要损失多少你知道吗?”

“你们都不知道,那我告诉你们,本少送了他十多万件价值连城的宝物,还无条件的为他打造帅军的国外栖息地,甚至家族的一切资源只要允许我都给他使用,本少最低投资超过了十二位数的价值,现在妈的,都泡汤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们打我脸,我很不爽,我曾经就宣告全世界,楚天要死可以,但只能被我杀死,谁要他死,那么我就要谁死,不论身份地位和背景,你们不死,我难以平息怒火啊!”

凯撒的蛮横让在场的人都有了新的认知,达尔文却是恼怒喝道:“凯撒,不要欺人太甚了,楚天出事那是意外,你怎么能赖在我们三大家族身上,我要你为此事道歉,赔偿!”

达尔文也是相似的意思:“没错,米国是自由国度,疑罪从无,你这些都是怀疑,纯粹就是扯淡,必须道歉,必须赔偿!”

孙仇不仇酷结察所孤毫主后

凯撒眯起眼睛一笑:“要我道歉?要我赔偿?”



保山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陇南治疗白癫风医院
牙周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