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三板

代表武炼仙尊第五百六十三章小不点离去

2020-09-17

武炼仙尊 第五百六十三章 小不点离去

冲天而起的水柱中,融合着强大的水元素和火元素。

两种相对极致的力量纠缠在一起,本来水火不相容的,却相融在了一起。

这一幕,实在有些让人震惊,并且,这水柱冲天而起,就像是与天相连,到达了苍穹的最顶端,已经分不出是这水柱高一些,还是苍穹高一些。

水柱之外,小不点的身影闪掠而至,她一脸不满的望着这冲天水柱,当即就是一掌九离之力拍了出去,可是并没有将这水柱怎样,反倒是自己的九离之力被水柱给吞噬了去。

哪怕是她的离精之火也不能拿这水柱怎样,更让她可气的是,离精之火都被这水柱给吸了进去。这可是离精之火啊,可燃万物,从来都是它烧别人,何时被人收服过?

并且离精之火虽然在水柱中不停燃烧着这些水元素,但是这水元素太过庞大浓郁了。别说一时半会儿,哪怕是十天半月也不可能烧得完。

“萧元,你给姑奶奶出来……”见到自己实在奈何不得这水柱,小不点直接朝水柱内大吼,并且她眸子中已经凝结出水雾,随时都能流出眼泪一般。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这么难过,就好像水柱内马上要发生她极为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然而,好半天过后,萧元却是没有丝毫的回应,小不点的声音就像是石沉大海。这让她更加的不悦,那眼中的醋意几乎已经弥漫到空气中了。

“好……你不出来是吧?,姑奶奶再也不理你了。”小不点的泪水真的在这一刻滑落了下来,她难过的望着水柱,希望萧元能够快些从里面出来,可是萧元的举动却让她失望透顶。

因为萧元站在水柱当中,一动不动,就像完全没有听见她的话一样。

可是她不知道,现在的萧元不是理她,而是根本动弹不得,就连说句话都办不到。

“这股力量,到底怎么回事?”萧元一脸惊骇的站在水柱内,浑身上下被强大的力量禁锢着,动弹不得分毫。即使不用小不点说,他也很想出去,可是根本出去不了。

先前冰雕炸裂,不知为何引起这般恐怖的波动,这禁锢之力也不知从何而来,好像就是针对萧元的。

冰雕炸裂之后,离水身躯被一抹蔚蓝的玄光包裹,悬浮在萧元身前不远处,可是她浑身的冰甲尽碎,没有一丝遮掩,只有那玄光包裹,依旧能够依稀看到其中令人血脉喷张的身躯。

哪怕是意志力坚定的萧元在见到这一幕时,体内也忍不住涌上一抹邪火。

说实话,离水的身躯真的很诱人……

而水柱之外的小不点自然也能见到这一幕,当即她从满脸醋意变成了无比的羞怒:“萧元,姑奶奶再也不想见到你……”

小不点真的不知道此刻她为何会这般难过,她不知道为何会这么在意萧元此刻的举动……

并且她只觉得现在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哼……”冷哼一声之后,小不点直接飞身而起,向着天边暴掠而去。

她这是准备离去,离开萧元,不过她心中根本没有目的地,只想远远的离开这里……

“小不点!”望着飞掠离开的小不点,萧元只能在心中大喊到,眼神显得极为焦急急促,可是就连小不点这三个字呼喊出来都办不到。

数千丈外,向天歌看着远去的小不点,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叹息了一声,便也没说什么,继续吸收着虚影的力量,对于数千丈外,萧元的情况,他也不想过问,反而乐意见到一般。

“师尊,我们就这么让师伯离去么?等会儿怎么给萧师伯交代?”甚至提前一个月进行备战。向羽看着远去的小不点,忍不住问道。

“交代个屁,是她自己要走的,又不是我们赶她走的,萧元那小子还敢说什么?”向天歌没有回答,一旁的金蝉子倒是开口了:“况且萧元和这妮子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别人想要离去是别人的自由,就算是他萧元也管不着啊。”

“不过……我看这妮子多半是受什么刺激了,不然好端端的,干嘛非要走呢?”金蝉子两只羽翼环抱胸前,若有所思的道:“该不会是喜欢上萧元那小子了吧?所以才看不得萧元和那个女人好……不过这也说不通啊,那为何这妮子能接受萧元和把那些污染的企业和行为放在火上去烤呢?@任志强:他们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之争。却不知道此后的软件可以让货运与客运结合炎汐呢?”

“噗嗤……”此话一出,一旁的向天歌还好,向羽直接口水都喷了出来,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金蝉子。

然后又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远去的小不点和数千丈外的冲天水柱!最后只能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不点师伯的内心还真是复杂哈……”向羽打着哈哈,却被向天歌狠狠地瞪了一眼,当下不敢再分心,闭目继续吸收虚影的力量。

………………

冲天水柱就像一把利剑,将天地竖着相隔而开一般,这一幕,恐怕是极为遥远的大地上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水柱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芳香气味,闻一闻就让人精神抖擞的那种。

这种香气像是从水元素中散发出的,萧元闻了一口也觉得精神抖擞。

不过随即而来的,却让萧元眉头皱得紧,他只觉得这香气让人精神抖擞之后,马上又会变得神志不清意乱情迷,更要命的是,这香气能让人的邪浴大增。

当即他立马停止呼吸,以鸿蒙紫气在体内周转来代替空气,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香气并非寻常之气,它们直接从皮肉上钻入它他的体内!

“嗡……”萧元脑袋一阵眩晕,随后更加剧烈的邪火涌上他的心头,甚至他的双眼都已经变得猩红,一股原始的兽性气息从他的身躯上散发。

而这时,离水那悬浮的身躯也渐渐来到了他身前!

这让本来已经邪火上身的萧元气血剧烈躁动了起来。

先前禁锢他的力量也已经消失了,此刻那股强烈的邪火占据着他的脑海,竟然让他不受控制的将手伸向了离水的身躯。

“不……”萧元仅剩的一丝清明在呼啸,他真的很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也很想飞身出这水柱!可是仅剩的那丝清明也在这一刻被吞噬着。

他双眼猩红无比,就像一只野兽般将离水的身躯抱住,以最为原始的兽性在其身躯上发泄起来。

这时,离水周身所散发的玄光更为浓郁,直接将两人包裹,让人看不清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当萧元和离水两具身躯纠缠在一起的刹那,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小不点那暴掠而去的身影犹如被雷劈中一般,直接楞在了半空中,那岩浆般的泪珠止不住从她眼眶滴落。

“萧元,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不过,姑奶奶是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了。”她回头望了一眼那冲天水柱,玉拳紧捏,脸上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是不舍,是醋意?是愤怒?是期望?



绥化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全民健康网症状库
华邦制药复方樟脑乳膏多久见效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