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保险

伍尔夫丨为了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我们的灵魂力量

2021-05-05

但中央财政层面的公共投资不可能重现2008年以后的井喷局面 男子可以直面世界,仿佛世界为他所用,由他随意塑造。女子则小心翼翼,甚至疑虑重重地斜视这个世界。男女若是穿同样的衣服,对世界或许就有同样的看法了。

人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观赏的静物,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韵律。生命不是安排,而是追求,人生的意义也许永远没有答案,但也要尽情感受这种没有答案的人生。

一个人一旦有了自我认识,也就有了独立人格,而一旦有了独立人格,也就不再浑浑噩噩,虚度年华了。换言之,他一生都会有一种适度的充实感和幸福感。

出来找乐子的男人,碰到用情太深的女人,犹如钓鱼钓到白鲸。

女人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一笔属于自己的薪金,才能真正拥有创作的自由。

一个人并不是经常找到休息的机会,只有作为人的自我,作为一个楔形的内核,才能获得休息。抛弃了外表的个性,你就抛弃了那些烦恼、匆忙、骚动;当一切都集中到这种和平、安宁、永恒的境界之中,于是某种战胜了生活的凯旋的欢呼,就升腾到她的唇边。

对于一个从事写作的人,若是想到自己的性别那就是毁灭性的。对于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或者女人来说,它是毁灭性的:人必须具有女子气的男人或者具有男子气的女性。因为带着那种有意识的偏见而写出的任何东西都注定要死亡。

也许,小说戏剧里的女人性质都是特别的,不是美到极点,就是丑得要命,不是好到无以复加,就是堕落不堪——因为这就是一个情人依照他爱情的成功失败而看到的女人。

为了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我们的灵魂曾分泌出一层保护色。

生活并非是一串对称排放的马车灯,生活是一圈明亮的光环,是一个伴随我们意识始终、将我们包裹在内的半透明封套。

何以男人饮酒,而女人喝水?何以一种性别享尽荣华富贵,而另一种却如此寒酸落魄?

当做女人不再是一种被保护的职业时,什么事情也就都可能发生。

男子可以直面世界,仿佛世界为他所用,由他随意塑造。女子则小心翼翼,甚至疑虑重重地斜视这个世界。男女若是穿同样的衣服,对世界或许就有同样的看法了。

没有理性、秩序、正义;只有痛苦、死亡、贫穷。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什么卑鄙无耻的背信弃义行为,都会发生。她也知道,世界上没有持久不衰的幸福。

女人没有能力对同性怀有爱的情感,她们彼此憎恨。

(:王怡婷)

百色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四川哪里能治疗肝病
济南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